当前位置:发号网 > 看资讯 > 独家专访 > 刑事案件证人不出庭证言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

刑事案件证人不出庭证言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

2019-10-04 10:04:25来源:评论:0
本网记者 笑笑阳

本网讯 本网记者接到贵州省六盘水市水城县阿戛乡仲河村农民刘哲华先生的爆料,讲述了仲河村多户村民的耕地被一家煤业公司非法占用以及刘哲华本人在村民委员会选举中被殴打的情况。

录音:http://www.iflytts.com/share/index.php?id=566097

一、村民耕地被霸占,村民维权被殴打

早在2009年3月,贵州省水城县小牛煤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小牛煤业”)为重建风井,私下与仲河村村民委员会以“征用土地”的名誉非法占用了村民土51.46亩。“小牛煤业”在用地过程中,同等的土地以三种价格补偿,分别是17400元/亩,、8600元/亩、19800元/亩。为此,遭到本村72位老百姓的强烈抗议,以张家亮、张林、刘哲华三人为村民代表,以书面材料向水城县国土局反映,长达三个月后亦无回应,反映问题的代表人人接着依法反映到六盘水市国土局、贵州省国土厅。贵州省国土厅将反映的材料转到市、县国土局,十个多月之久,水城县国土资源局才以“小牛煤业”非法占用土地,处罚了“小牛煤业”31.79万元,国土局只是以罚款处罚了“小牛煤业”,可是72位老百姓未得任何答复?张家亮、张林、刘哲华三人依法逐级分别向六盘水市国土局申请复查、贵州省国土资源厅申请复查、复核。2010年10月11日,贵州省国土资源厅才书面答复代表人刘哲华、张家亮等人。复核意见书中裁明:由六盘水市国土资源局重新作出信访事项;重新复查并作出全面回答。遗憾的是六盘水市国土资源局直到至今也没有能作出任何回应?

事情并没有结束,2012年3月28日,“小牛煤业”又在刘哲华家的承包地上施工作业。刘哲华接到村民的电话后,立即赶到现场要求施工人员与“小牛煤业”沟通,不得侵占耕地。使用土地必须依法获准,否则就是违法甚至可能触犯刑律。没想到的是“小牛煤业”负责人梨华明安排了保安人员及保卫科科长共四人到侵占土地的现场动手暴力殴打刘哲华,打得刘哲华满面血流(见法医鉴定结论)。报警后,公安派出所人员赶到现场,“小牛煤业”才安排车辆将刘哲华送入水城矿业(集团)总医院抢救治疗。在医院治疗过程中,医院见伤情严重,称医院设备不齐,建议到省医治疗。在医院治疗了一星期后,“小牛煤业”负责人梨华明答应送刘哲华去省医治疗,但刘哲华办理出院手续后,“小牛煤业”负责人梨华明又推答应补偿刘哲华18万元医药费用,由刘哲华自行医治,不再承担责任。刘哲华被打伤后,“小牛煤业”才丈量出被侵占的土地17亩,通过阿戛乡政府和仲河村委会逼迫刘哲华签订了《土地征用协议书》,以不平等的价格28600元/亩低价强迫刘哲华交易。

二、村民委员会选举被殴打

2010年12月13日,仲河村第八届村民委员会换届选举。在选举的现场,刘哲华被推选为本次换届选举的监票员。刘哲华在监票的过程中,被领到自己刘哲华的选票后,刘哲华当面在监票桌上填选票的同时,没有填写前届的村主任石国彬、委员刘仕达、雷昌华,当时就被石国彬、刘仕达安排直系亲属共9人,对刘哲华一顿暴打。刘哲华当场就被打晕,恶心呕吐(见法医鉴定结论),两个派出所的执法人员当时不在现场执法,不知道去了哪里?刘哲华被亲人送到六盘水安居医院抢救治疗,住院105天,刘哲华因此花了医药费4500多元。

三、上访被判三年,银行卡里的钱消失

2012年9月27日,贵州省人大、政协召开两会期间,刘哲华和其他两位村民到贵阳上访,六盘水派驻贵阳的维稳工作人员何黔娥等人在贵州省公安厅门口将刘哲华等三人拦住,让刘哲华等人不要再去上访反映问题,跟维稳人员一同回家;并承诺一定会把事情处理好的。刘哲华相信了维稳人员的话,被骗上了车,何黔娥先把刘哲华三人拉到了六盘水驻贵阳的某饭店,后来三人被强制押回水城县公安局拘留。在押送的车上,刘哲华的身份证和1740元现金、银行卡、优盘、两部手机、8张内存卡等随身物品被全部没收,并未出具物品扣押清单。随后刘哲华遭到办案人员多次暴力殴打、刑讯逼供,以刘哲华的“土地面积不足17亩”为借口,枉法以“敲诈勒索罪”进行追诉。后又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枉法裁判刘哲华有期徒刑3年。需要特别强调的是,刘哲华在从拘留、羁押到监狱服刑期间,一直没有收到刑事裁判文书,直到2014年9月24日,在律师的帮助下,刘哲华才拿到刑事裁判文书的复印件和当时被扣留的刘哲华身份证及银行,更为奇怪的是:刘哲华银行卡上的钱却少了20多万元,办案机关至今也没有给个说法?

2016年11月4日,刘哲华的申诉程序,已经进入“两高”的视线,可是在此期间,“小牛煤业”依然还是没有改变霸占土地的违法现象。“小牛煤业”霸占土地,主要以东风井生产效益、利益的方便,使用土地没有依法获准,在土地户不知情的情况下强行霸占。“小牛煤业”与仲河村村主任王龙羽、村支书王礼辉等人与乡镇府个别工作人员相互勾结,私下又将刘哲华家“大干田”的土地倒卖给南方电网公司搞建设,到至今也未得到任何解决?

中国共产党的总书记说“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够感受到公平正义”是否能够兑现?“两高”是否能够给刘哲华一个公道!刘哲华拭目以待!!时间是检验“两高”能否公正办案的试金石???

编 辑:陆月雪 2017年9月19日

https://www.iflytts.com/share/index.php?id=320639

编辑: 呈儿 版权免责声明 > 查看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贵州一农民土地被煤矿活霸占 上访维权被当地法

山西晋城,国土局竟把采空区卖成建设用地

倒卖村民13亩安置地,20多年信访无果,500多村

举报榆林市法院徇私舞弊枉法判决

弘扬献王文化 创新经营模式献王集团“蓝海战

弘扬献王文化 创新经营模式献王集团“蓝海战略

武汉市儿童医院孕妇死亡调查(一)

贵州一农民土地被煤矿活霸占 上访维权被当地法

新闻榜 >> 新闻中心

· 贵州一农民土地被煤矿活霸占 上访维权被当地法

· 山西晋城,国土局竟把采空区卖成建设用地

· 倒卖村民13亩安置地,20多年信访无果,500多村

· 举报榆林市法院徇私舞弊枉法判决

· 弘扬献王文化 创新经营模式献王集团“蓝海战

· 弘扬献王文化 创新经营模式献王集团“蓝海战略

· 武汉市儿童医院孕妇死亡调查(一)

· 贵州一农民土地被煤矿活霸占 上访维权被当地法

站内搜索:

提交 高级搜索

 

法院枉法裁判案件

2017-11-15 15:03:20 来源: 编辑:呈儿

刑 事 申 诉 状

申请人(一审被告人、二审上诉人):刘哲华,男,1971年3月5日生,汉族,现住贵州省水城县阿戛乡仲河村元林组。公民身份证号码:520221197103054113。电话:15985588222。

申请人(一审被告人、二审上诉人)刘哲华因不服贵州省水城县人民法院(2013)黔水刑初字第00162号刑事判决书、贵州省六盘水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黔六中刑终字第00091号刑事裁定书,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履行法律监督职能。

请求事项:

1、撤销贵州省水城县人民法院(2013)黔水刑初字第00162号刑事判决书和贵州省六盘水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黔六中刑终字第00091号刑事裁定书。

2、判决并宣告申请人(一审被告人、二审上诉人)刘哲华无罪。

3、请求司法机关依法追究本案涉案人员的刑事责任。

事实及理由:

一、申请人刘哲华的行为不构成犯罪

申请人刘哲华2012年4月4日在自己享有使用权的土地上搭建窝棚的行为,没有聚众的行为;亦没有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刘哲华一个人怎么聚众?至于刘哲华的其他家庭成员,并不是同时到场,又怎么聚众?就算同时在场,又如何聚众?既然没有聚众行为,哪来的扰乱社会秩序?就算有了聚众行为,也不一定扰乱社会秩序,比如中央政治局习近平带领七常委聚众开会时,亦没有扰乱社会秩序;同理,申请人刘哲华带领妻子儿女聚众在一起玩耍聊天,同样没有扰乱社会秩序。况且刘哲华是在自己享有使用权的土地上搭建窝棚的行为并不影响其他公民和法人的权利,因此当然不构成犯罪。

至于水城县小牛煤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小牛煤业”)认为刘哲华的行为影响生产,小牛煤业可以“以刘哲华的行为侵犯合法权益”为由,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侵权之诉,请求人民法院判决刘哲华停止侵权、排除妨害。小牛煤业没有提起侵权之诉,就是因为小牛煤业不享有刘哲华搭建窝棚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所以刘哲华在自己享有使用权的土地上搭建窝棚的行为,与小牛煤业的所谓“损失”没有因果关系;小牛煤业的所谓“损失”与刘哲华亦没有关联性,故申请人刘哲华2012年4月4日在自己享有使用权的土地上搭建窝棚的行为,自然不构成犯罪。

二、两级法院认定的主要事实严重错误

1、一审判决书第三页第23行至第26行认定“刘哲华以小牛煤业征用其土地问题未解决为由,阻碍小牛煤业施工并与小牛煤业保卫科人员发生抓打”不是事实,事实是小牛煤业霸占刘哲华享有使用权的土地从事采煤,遭到刘哲华等人的控告,水城县国土资源局给予小牛煤业行政处罚并答复刘哲华等人,刘哲华等人不服申请复核,六盘水市国土资源局答复后,刘哲华等人还是不服,又申请复核,贵州省国土资源厅撤销后责令六盘水市国土资源局重新处理,六盘水市国土资源局至今没有作出处理。小牛煤业因刘哲华等人的控告被行政处罚,小牛煤业的一负责人黎华明便指使保安队长邓焕桥及其他保安人员杨招志、陈艳华等人暴力殴打申请人刘哲华。

2、一审判决书第四页第3行至第8行认定“2012年4月4日--- ---由刘哲华及其家人--- ---进行看守,阻碍煤矿生产建设,--- ---”不是事实,实际上是刘哲华在自己享有使用权的土地上搭建窝棚,根本没有聚众;亦没有扰乱社会秩序。试想:刘哲华一个人怎么聚众?至于刘哲华的其他家庭成员,并不是同时到场,又怎么聚众?就算同时在场,又如何聚众?既然没有聚众行为,哪来的扰乱社会秩序?就算有了聚众行为,也不一定扰乱社会秩序,何况刘哲华没有扰乱社会秩序。况且刘哲华在自己享有使用权的土地上搭建窝棚的行为并不影响其他公民和法人的权利。试问熟悉法律的两级法院的具体承办人员:刘哲华怎么阻碍生产?

至于判决书称“刘哲华要求小牛煤业赔偿其耳朵被打伤的医药费等费用和处理其他纠纷”,与小牛煤业的所谓损失没有因果关系,所以小牛煤业的所谓损失与刘哲华亦没有关联性。

3、一审判决书第四页第11行至第14行认定“在刘哲华及其家人堵路期间,小牛煤业的生产经营受到严重影响,并造成了一定的经济损失”不是事实,由于刘哲华在自己享有使用权的土地上搭建窝棚的行为,与小牛煤业的生产经营没有关联性,所以两级法院认定的所谓严重影响与刘哲华的行为亦没有因果关系。

至于小牛煤业支付给货车的所谓台班费,与刘哲华在自己享有使用权的土地上搭建窝棚的行为互不相干、也不关联,刘哲华不需要承担责任。

三、侦查机关没有收集刘哲华无罪的证据

1、申请人刘哲华搭建窝棚的土地的使用权人是刘哲华,《土地承包合同书》上载明,承包人是刘哲华的父亲刘忠友;因申请人刘哲华是上门女婿,另一本《土地承包合同书》上载明的承包人是刘哲华的岳父张永达。2012年5月4日,小牛煤业在和申请人刘哲华签订《土地征用协议书》时,土地发包人水城县阿戛乡仲河村民委员会也认可小牛煤业此前占用申请人刘哲华享有使用权的土地。侦查机关水城县公安局没有收集小牛煤业先占土地,事件发生后才进行所谓的“征用”土地的证据。

2、侦查机关水城县公安局没有收集小牛煤业和申请人刘哲华签订《土地征用协议书》前,申请人刘哲华享有父亲刘忠友、岳父张永达《土地承包合同书》上载明的17亩土地的使用权的证据。

3、侦查机关水城县公安局没有收集小牛煤业不享有征地的权利的证据。

征地只能是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将集体土地征为国有土地,这把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或者划拨给土地使用权人。而本案刘哲华享有的是集体土地的使用权,必须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征为国有土地后,才能有偿出让给小牛煤业。否则,小牛煤业不能以任何形式占用土地。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在将刘哲华享有使用权的集体土地征收后出让给小牛煤业,小牛煤业必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征地拆迁补偿暂行条例》规定的单价15.6万元/亩足额支付给土地使用权人刘哲华。而本案没有经过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将集体土地征为国有土地,在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征地拆迁补偿暂行条例》规定的单价15.6万元/亩足额支付给刘哲华。恰恰是小牛煤业胁迫刘哲华,以不平等的价格28600元/亩低价强迫刘哲华交易。

4、侦查机关水城县公安局没有收集小牛煤业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征地拆迁补偿暂行条例》规定的单价15.6万元/亩支付给土地使用权人刘哲华的证据。

以上证据可以证实申请人刘哲华对17亩土地享有使用权,小牛煤业没有征地的权力,在2012年5月4日前,小牛煤业没有支付刘哲华土地款,申请人刘哲华2012年4月4日在自己享有使用权的土地上搭建窝棚的行为,自然没有扰乱社会秩序,当然不构成犯罪。况且小牛煤业至今也没有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征地拆迁补偿暂行条例》规定的单价15.6万元/亩支付土地款给申请人刘哲华,因此小牛煤业至今没有权利使用申请人刘哲华的土地,可是此事件发生前,小牛煤业就一直霸占着刘哲华的这17亩土地。侦查机关水城县公安局的侦查员明知这一事实,为什么故意不立案侦查?

另外,小牛煤业应当支付刘哲华265.2万元(17亩×15.6万元/亩),小牛煤业胁迫刘哲华2012年5月4日签订的《土地征用协议书》只给了48.62万元,还应当支付216.58万元给刘哲华。鉴于小牛煤业拒不支付,侦查机关水城县公安局为什么不立案侦查?而刘哲华只是在自己享有使用权的土地上搭建窝棚就遭到枉法追诉,因此侦查机关负责人或者侦查人员可能涉嫌受贿,检察机关亦应当立案查处。鉴于小牛煤业拖欠刘哲华的土地款216.58万元,刘哲华不得不另案追偿。

侦查机关水城县公安局的侦查员在侦查本案时,收集到刘哲华的病历材料,得知小牛煤业的一负责人黎华明指使保安队长邓焕桥及其他保安人员杨招志、陈艳华等人将申请人刘哲华打伤。病历材料显示刘哲华的耳朵因伤进行缝合手术(1cm),“电测听提示右耳全聋”的情况(见一审判决书第2页第24行至26行和第3页第20行至23行),为什么故意放纵打人真凶?不立案查处黎华明、邓焕桥、杨招志、陈艳华涉嫌故意伤害的法律责任?

2012年3月28日,黎华明、邓焕桥、杨招志、陈艳华等人暴力殴打申请人刘哲华,病历显示刘哲华的耳朵因伤进行缝合手术(1cm),“电测听提示右耳全聋”,申请人刘哲华不得不于2012年5月4日与小牛煤业签订《土地征用协议书》。协议显示土地补偿款单价28600元/亩,远远低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征地拆迁补偿暂行条例》规定的15.6万元/亩。这不是强迫交易又是什么?侦查机关水城县公安局的侦查员明知小牛煤业不具有征地的权利,而小牛煤业却与刘哲华签订所谓的《土地征用协议书》,显然黎华明、邓焕桥、杨招志、陈艳华等人的行为已经涉嫌强迫交易罪,侦查员不立案追究不是故意放纵又是什么?

四、请求依法追究本案涉案人员的刑事责任

1、侦查机关水城县公安局的侦查员在申请人刘哲华没有得到土地款前,刘哲华在自己享有使用权的土地上搭建窝棚的行为,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进行追诉的行为,涉嫌枉法追诉罪。

侦查机关水城县公安局的侦查员在黎华明、邓焕桥、杨招志、陈艳华等人暴力殴打申请人刘哲华,病历显示刘哲华的耳朵因伤进行缝合手术(1cm),“电测听提示右耳全聋”时,侦查员不以“故意伤害罪”进行追诉,其行为涉嫌渎职罪。

侦查机关水城县公安局的侦查员在黎华明、邓焕桥、杨招志、陈艳华等人强迫申请人刘哲华与没有征地权的小牛煤业签订《土地征用协议书》,补偿款单价28600元/亩远远低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征地拆迁补偿暂行条例》规定的15.6万元/亩,侦查员不以“强迫交易罪”进行追诉,其行为涉嫌渎职罪。

2、公诉机关水城县人民检察院检察员在批准逮捕时,明知申请人刘哲华不构成犯罪,却以“敲诈勒索罪”对申请人刘哲华进行批捕,最终刘哲华没有犯敲诈勒索罪。检察员的行为涉嫌滥用职权罪,依法应当予以追究。

公诉机关水城县人民检察院检察员在提起公诉时,明知黎华明、邓焕桥、杨招志、陈艳华等人暴力殴打申请人刘哲华,病历显示刘哲华的耳朵因伤进行缝合手术(1cm),“电测听提示右耳全聋”时,检察员不通知侦查机关以“故意伤害罪”对黎华明、邓焕桥、杨招志、陈艳华等人立案查处,检察员的行为涉嫌渎职罪。

公诉机关水城县人民检察院检察员在提起公诉时,明知黎华明、邓焕桥、杨招志、陈艳华等人强迫申请人刘哲华与没有征地权的小牛煤业签订《土地征用协议书》,补偿款单价28600元/亩远远低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征地拆迁补偿暂行条例》规定的15.6万元/亩,检察员不通知侦查机关以“强迫交易罪”立案查处,检察员的行为涉嫌渎职罪。

3、审判机关水城县人民法院和六盘水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审判时,明知申请人刘哲华不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却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对申请人刘哲华判处刑罚并执行完毕,审判人员涉嫌枉法裁判罪。

审判机关水城县人民法院和六盘水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审判时,明知黎华明、邓焕桥、杨招志、陈艳华等人暴力殴打申请人刘哲华,病历显示刘哲华的耳朵因伤进行缝合手术(1cm),“电测听提示右耳全聋”时,审判人员不移交侦查机关以“故意伤害罪”对黎华明、邓焕桥、杨招志、陈艳华等人立案侦查,审判人员的行为涉嫌拒不移交刑事案件罪。

审判机关水城县人民法院和六盘水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审判时,明知黎华明、邓焕桥、杨招志、陈艳华等人强迫申请人刘哲华与没有征地权的小牛煤业签订《土地征用协议书》,补偿款单价28600元/亩远远低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征地拆迁补偿暂行条例》规定的15.6万元/亩,审判人员不移交侦查机关以“强迫交易罪”立案侦查,审判人员的行为涉嫌拒不移交刑事案件罪。

4、土地管理职能部门水城县国土资源局明知小牛煤业非法占用土地,以罚款代替刑法处罚,拒不将小牛煤业非法占用土地的行为移交侦查机关立案查处,其行为涉嫌拒不移交刑事案件罪。

综上所述: . 申请人认为自己在自己享有使用权的土地上搭建窝棚,没有聚众的行为;亦没有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自己在自己享有使用权的土地上干什么?只要自己的行为不影响公共利益、不影响其他公民和法人的权利,想怎么都行。小牛煤业没有征地的权力却强迫申请人交易,并且补偿款单价28600元/亩远远低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征地拆迁补偿暂行条例》规定的15.6万元/亩,从水城县国土资源局2009年12月23日作出水国土资行处字(2009)第43号《国土资源行政处罚决定书》到贵州省国土资源厅2010年10月11日作出黔国土资信核字(2010)第4号《国土资源信访事项复查意见书》,六盘水市国土资源局拒不对刘哲华等72人作出答复。2012年9月26日,申请人刘哲华到贵阳举报水城县、阿戛乡两级政府官员的犯罪行为,水城县人民政府以“刘哲华带头聚众上访”便指令阿戛乡党委书记段权、阿戛乡人民政府乡长周潮,同时通知六盘水市、水城县两级公安局对刘哲华进行布控,水城县阿戛乡政府的公车到达贵阳,将刘哲华捉回阿戛乡,段权、王奇军把刘哲华叫到小牛煤业二楼会议室,六盘水市公安局的民警不问青红皂白,便对刘哲华拳打脚踢、一顿毒打后交给水城县公安局,非法收集所谓的罪状、其实是伪造的“证据”,就形成本案虚假的侦查卷。

申请人刘哲华不追偿土地款,就没有事;刘哲华一追偿土地款,小牛煤业就暴力殴打刘哲华;刘哲华一在自己享有使用权的土地上行使权利,两级公安机关就插手民事活动,这就是超越职权、枉法追诉,原因在于水城县公安局长是政法委书记,还是中共水城县委常委,所以本案是警察管党所良成的悲剧,刘哲华被沦为中共水城县委、水城县人民政府“维稳”的牺牲品。

本案是典型的小牛煤业借助公权力之手,打压刘哲华索要医药费、土地款的典型案件,暴露出小牛煤业与公权力串通,两者之间各取其需、各得其利,官商勾结显示得淋漓尽致,把刘哲华丑化成十恶不赦、罪大恶极、不可饶恕之人也,塑造公权力造福为民的“美德”的幌子。如果没有刘哲华2012年9月26日到贵阳举报水城县(副县长罗忠国已被判刑,正在太平监狱服刑)、阿戛乡乡党委书记段权已被判刑,正在太平监狱服刑)两级政府官员犯罪的行为,就没有本案;难道举报官员犯罪,被举报的官员就可以命令公安机关打击报复举报人,那么人民警察不是成了个别领导人看家护院的警犬。警察充当个别领导人看家护院的走狗,已经形成事实,不得不引以为戒,予以及时清除,唯一的办法就是判决并宣告刘哲华无罪。

刘哲华不服贵州省水城县人民法院(2013)黔水刑初字第00162号刑事判决书、贵州省六盘水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黔六中刑终字第00091号刑事裁定书;依法向六盘水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六盘水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黔六中刑监字第00006号驳回申诉通知书予以驳回;申请人刘哲华还是不服,又向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诉,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黔高立刑监字第36号驳回申诉通知书予以驳回。

申请人不服,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一条提起申诉,申请人的请求符合第二百四十二条第(二)、(三)项的规定,请求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依照第二百四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提审本案并判决宣告申请人刘哲华无罪。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申请人:刘哲华

2016年11月4日

相关内容

手机版 电脑版 回到顶部

本案在未庭审前,提前向审判长罗光提出申请证人证言出庭作证被审判长罗光拒绝?被审判长罗光强制刑判三年?

在服刑期间无执行通知书?在监狱无档案?望请求全国各界人士大力关注为感!

 

02-18 来自 红米Note 3

控 告 书

控告人:刘哲华,男,1971年3月5日生,籍贯:贵州

省水城县,户籍地:水城县阿戛乡仲河村元林组。身份证号:

520221 197103054113,现暂住六盘水市钟山区南门桥处益宏

通讯店。联系电话:15985588222

被控告单位:六盘水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定代表人:潘

铁军

控告请求:宣布控告人无罪并恢复名誉。

控告的事实和理由:

2013年12月13日,六盘水市中级人民法院以(2013)

黔六中刑终字第00091号刑事裁定书维持,控告人被水城县法

院2013年8月28日作出(2013)黔水刑初字第00162号刑事

判决,以我扰乱社会秩序罪,判我三年有期徒刑,我在贵州省太平监狱服了三年刑罚,但我对法院判我三年刑期始终不服,申诉到六盘水中级法院解决,但中级法院不予理采,给予驳回,我不服六盘水市级法院的0009l号裁定的理由有三点:

一是以我“2009年4月28日与小牛煤业公司签订土地征用补偿协议书”,迟迟未领取相关款项,该协议一是我未曾签订;二是在水城县法院庭审未出示质证;三是在中级法院二审庭审时也未出示质证,法院主观采证,违背了《刑诉法》未经庭审法证的证据不能作为定案的规定。以无效证据定我的罪我不服。

二是我在中院二审庭审时出示了两份证据,且经过了庭

审质证,公诉人员予以认可。但裁定书对这两份证据加以隐瞒,不知是何原因,证据1,水城县小牛煤业有限公司与控告人签订的《土地征用协议书》:土地面积17亩,补偿金额为486200元,仲村委会作协调方,乡人大主席王奇军作为中方。签订时间为2012年5月4日,该证据证实了我与小牛煤业的民事补偿行为合法有效。证据二:贵州省国土资源厅2010年10月11日作出的黔国土资信字(2010)第4号国土资源《信访事项复查意见书》,《意见书》确认控告人等信访反映小牛煤业公司侵占我们的耕地的事实属实,并对违法人处罚3l.279万元的罚款。《意见书》证实我的家人搭窝棚看住耕地不被侵占,是自救维权行为,在自己的承包地里搭临时棚子究竟犯了哪家法,触犯了什么罚名,法院不依法公证裁决,反而将我送进监牢。

三是申诉人在监狱服刑期间,于2014年10月11日向高级人民法院申诉无任何回应;四是妻子王叙菊于2014年11月7日向高级人民法院递交的申诉材料严重超出法律规定的期限;五是入监未收到任何执行和裁决书逮捕证等证据,实在让人心寒。

隐瞒证据,丢失证据算什么性质的问题,最高法院有明文规定,这种徇私枉法的行为还有没有人管。算不算司法腐败,请人大调取或责成检察院调出我的二审庭审记录一看便知。

在习总书记依法治国的今天,我相信法律是公证的,人大是公道的,请人大帮我主持公道吧!

全国人大常委会

此致

敬礼

控告人:刘哲华

2016年12月5日

联系电话15985588222

 

 

 

 

首页在线咨询律师介绍一对一咨询法律咨询成功案例法学文集律师随笔律师相册即时通

律师随笔

刑事案件证人不出庭,证言不得作为定案根据

作者:王丽 律师 时间:2015年01月12日

《刑事诉讼法》 根据2012年3月14日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决定》第二次修正 第五十九条 证人证言必须在法庭上经过公诉人、被害人和被告人、辩护人双方质证并且查实以后,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法庭查明证人有意作伪证或者隐匿罪证的时候,应当依法处理。 第一百八十七条 公诉人、当事人或者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对证人证言有异议,且该证人证言对案件定罪量刑有重大影响,人民法院认为证人有必要出庭作证的,证人应当出庭作证。 人民警察就其执行职务时目击的犯罪情况作为证人出庭作证,适用前款规定。

公诉人、当事人或者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对鉴定意见有异议,人民法院认为鉴定人有必要出庭的,鉴定人应当出庭作证。经人民法院通知,鉴定人拒不出庭作证的,鉴定意见不得作为定案的根据。

第一百八十八条 经人民法院通知,证人没有正当理由不出庭作证的,人民法院可以强制其到庭,但是被告人的配偶、父母、子女除外。

证人没有正当理由拒绝出庭或者出庭后拒绝作证的,予以训诫,情节严重的,经院长批准,处以十日以下的拘留。被处罚人对拘留决定不服的,可以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复议期间不停止执行。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 法释〔2012〕21号 自2013年1月1日起施行 第七十八条 证人当庭作出的证言,经控辩双方质证、法庭查证属实的,应当作为定案的根据。 证人当庭作出的证言与其庭前证言矛盾,证人能够作出合理解释,并有相关证据印证的,应当采信其庭审证言;不能作出合理解释,而其庭前证言有相关证据印证的,可以采信其庭前证言。 经人民法院通知,证人没有正当理由拒绝出庭或者出庭后拒绝作证,法庭对其证言的真实性无法确认的,该证人证言不得作为定案的根据。

 

 

 

 

贵州一农民土地被煤矿活霸占 上访维权被当地法院刑判三年

2017-11-17 17:49:37

●本网记者 笑笑阳

本网讯 本网记者接到贵州省六盘水市水城县阿戛乡仲河村农民刘哲华先生的爆料,讲述了仲河村多户村民的耕地被一家煤业公司非法占用以及刘哲华本人在村民委员会选举中被殴打的情况。

一、村民耕地被霸占,村民维权被殴打

早在2009年3月,贵州省水城县小牛煤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小牛煤业”)为重建风井,私下与仲河村村民委员会以“征用土地”的名誉非法占用了村民土51.46亩。“小牛煤业”在用地过程中,同等的土地以三种价格补偿,分别是17400元/亩,、8600元/亩、19800元/亩。为此,遭到本村72位老百姓的强烈抗议,以张家亮、张林、刘哲华三人为村民代表,以书面材料向水城县国土局反映,长达三个月后亦无回应,反映问题的代表人人接着依法反映到六盘水市国土局、贵州省国土厅。贵州省国土厅将反映的材料转到市、县国土局,十个多月之久,水城县国土资源局才以“小牛煤业”非法占用土地,处罚了“小牛煤业”31.79万元,国土局只是以罚款处罚了“小牛煤业”,可是72位老百姓未得任何答复?张家亮、张林、刘哲华三人依法逐级分别向六盘水市国土局申请复查、贵州省国土资源厅申请复查、复核。2010年10月11日,贵州省国土资源厅才书面答复代表人刘哲华、张家亮等人。复核意见书中裁明:由六盘水市国土资源局重新作出信访事项;重新复查并作出全面回答。遗憾的是六盘水市国土资源局直到至今也没有能作出任何回应?

事情并没有结束,2012年3月28日,“小牛煤业”又在刘哲华家的承包地上施工作业。刘哲华接到村民的电话后,立即赶到现场要求施工人员与“小牛煤业”沟通,不得侵占耕地。使用土地必须依法获准,否则就是违法甚至可能触犯刑律。没想到的是“小牛煤业”负责人梨华明安排了保安人员及保卫科科长共四人到侵占土地的现场动手暴力殴打刘哲华,打得刘哲华满面血流(见法医鉴定结论)。报警后,公安派出所人员赶到现场,“小牛煤业”才安排车辆将刘哲华送入水城矿业(集团)总医院抢救治疗。在医院治疗过程中,医院见伤情严重,称医院设备不齐,建议到省医治疗。在医院治疗了一星期后,“小牛煤业”负责人梨华明答应送刘哲华去省医治疗,但刘哲华办理出院手续后,“小牛煤业”负责人梨华明又推答应补偿刘哲华18万元医药费用,由刘哲华自行医治,不再承担责任。刘哲华被打伤后,“小牛煤业”才丈量出被侵占的土地17亩,通过阿戛乡政府和仲河村委会逼迫刘哲华签订了《土地征用协议书》,以不平等的价格28600元/亩低价强迫刘哲华交易。

二、村民委员会选举被殴打

2010年12月13日,仲河村第八届村民委员会换届选举。在选举的现场,刘哲华被推选为本次换届选举的监票员。刘哲华在监票的过程中,被领到自己刘哲华的选票后,刘哲华当面在监票桌上填选票的同时,没有填写前届的村主任石国彬、委员刘仕达、雷昌华,当时就被石国彬、刘仕达安排直系亲属共9人,对刘哲华一顿暴打。刘哲华当场就被打晕,恶心呕吐(见法医鉴定结论),两个派出所的执法人员当时不在现场执法,不知道去了哪里?刘哲华被亲人送到六盘水安居医院抢救治疗,住院105天,刘哲华因此花了医药费4500多元。

三、上访被判三年,银行卡里的钱消失

2012年9月27日,贵州省人大、政协召开两会期间,刘哲华和其他两位村民到贵阳上访,六盘水派驻贵阳的维稳工作人员何黔娥等人在贵州省公安厅门口将刘哲华等三人拦住,让刘哲华等人不要再去上访反映问题,跟维稳人员一同回家;并承诺一定会把事情处理好的。刘哲华相信了维稳人员的话,被骗上了车,何黔娥先把刘哲华三人拉到了六盘水驻贵阳的某饭店,后来三人被强制押回水城县公安局拘留。在押送的车上,刘哲华的身份证和1740元现金、银行卡、优盘、两部手机、8张内存卡等随身物品被全部没收,并未出具物品扣押清单。随后刘哲华遭到办案人员多次暴力殴打、刑讯逼供,以刘哲华的“土地面积不足17亩”为借口,枉法以“敲诈勒索罪”进行追诉。后又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枉法裁判刘哲华有期徒刑3年。需要特别强调的是,刘哲华在从拘留、羁押到监狱服刑期间,一直没有收到刑事裁判文书,直到2014年9月24日,在律师的帮助下,刘哲华才拿到刑事裁判文书的复印件和当时被扣留的刘哲华身份证及银行,更为奇怪的是:刘哲华银行卡上的钱却少了20多万元,办案机关至今也没有给个说法?

2016年11月4日,刘哲华的申诉程序,已经进入“两高”的视线,可是在此期间,“小牛煤业”依然还是没有改变霸占土地的违法现象。“小牛煤业”霸占土地,主要以东风井生产效益、利益的方便,使用土地没有依法获准,在土地户不知情的情况下强行霸占。“小牛煤业”与仲河村村主任王龙羽、村支书王礼辉等人与乡镇府个别工作人员相互勾结,私下又将刘哲华家“大干田”的土地倒卖给南方电网公司搞建设,到至今也未得到任何解决?

中国共产党的总书记说“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够感受到公平正义”是否能够兑现?“两高”是否能够给刘哲华一个公道!刘哲华拭目以待!!时间是检验“两高”能否公正办案的试金石???

编 辑:陆月雪 2017年9月19日

http://www.iflytts.com/share/index.php?id=320639

推荐给好友:

热点资讯

article h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