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发号网 > 看资讯 > 独家专访 > 福建霞浦陈玉煜:我的检举和自白书

福建霞浦陈玉煜:我的检举和自白书

2019-11-20 13:51:30来源:评论:0
本人陈玉煜,一个普通的中国小老百姓,一直以来都是勤勤恳恳的努力工作,关爱家人。爱国爱党,遵纪守法。但是近年来,一直遭遇不公和屈辱,都是忍气吞声,不敢给社会和国家添麻烦。如今,在依法治国,扫黑除恶的大势下,我本以为我的日子会有所好转,但是现实却反而每况愈下。因此,迫于现实状况,特地写这一篇“自白书”,如果政府和领导们看到了,能帮忙也可以,如果不能,也要让后世之人知道事情的真相。

毕竟,我陈玉煜个人的利益得失是小,但是国家的法制彰显是大;我们这个小家庭的性命安危是小,但是社会大家庭的安乐稳定是大。

现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先陈述如下:

【一:黑社会组织杀人事件】

2015年2月9日陈言场和其儿子陈孝没伙同张宗方、何振用、陈永祥携带匕首到陈永森的住处,以还钱为由将陈永森一家骗出门,由陈永祥、何振用、张宗方三人抓住陈永森及家人任由陈孝没持凶器捅刺,造成陈永森一家身中十四刀一死三伤,事后陈永祥安排快艇供陈言场和陈孝没逃逸至海上鱼排,由通话记录与王庆发当庭口供为证。

【二:蹊跷的办案、审理】

案发后霞浦县长春镇派出所所长与办案人员出面为陈永祥等人办理取保候审,庇护陈永祥、张宗方、何振用三人制造伪证洗脱犯罪嫌疑。2015年11月12日开庭前天,审判人员教唆受害方律师,原话为:明天开庭仅指正陈孝没就好。

2016年受害人提出抗诉被驳回二审维持原判后,受害方开始逐级信访被列入异常人员名单,先后遭到霞浦县公安局打击报复,以扰乱秩序为由报复,其中受害人陈玉煜被两次非法限制自由,两次行政拘留,一次刑事拘留,期间三次生命垂危,幸好抢救及时。受害人范金燕被三次非法限制自由,一次行政拘留,导致受害人一家无处赚钱谋生。

2017年10月,霞浦县公安局以困难补助的形式共计给与12.3万元救济款,并口头承诺纯粹是困难补助,与案件信访无关,钱由受害人范金燕经手领取(陈玉煜并不知情),并且并无签订任何协议或政策文件。

【三:总有一小部分人想方设法阻碍检举黑社会】

2018年9月12日,中央扫黑除恶小组入驻霞浦县帝景酒店,陈玉煜听说可以反映问题,为了尽一个公民应有的义务便这边了一些材料,准备检举一些黑社会问题。在等待公开接访的时候下浒镇派出所副所长带着几个便衣民警上来就强行拖拽走,陈玉煜针扎倒地他们还继续强硬拖拽踩踏,导致陈玉煜突发心脏骤停当场昏迷,幸好抢救及时,险些毙命。

2019年9月下旬,下浒镇派出所副所长强行闯入陈玉煜房间,威胁并拍照恐吓导致陈玉煜被迫离家出走躲到上海,事后霞浦公安局以涉嫌诈骗公安局对陈玉煜立案发布网上通缉,陈玉煜从上海被霞浦县刑警队押回,涉嫌敲诈勒索公安局被刑事羁押于霞浦县看守所,期间以不服管教判刑恐吓逼迫陈玉煜承认敲诈勒索公安局,陈玉煜不肯就范之下霞浦县公安局传唤其母亲到审讯室逼迫范金燕在假口供上签字,要求范金燕归还12.3万救助款,并要求范金燕伪造领取救助款后被陈玉煜花掉的口供,无奈之下范金燕开始四处乞讨这笔救助款,并承诺归还霞浦县公安局,2019年10月陈玉煜涉嫌敲诈勒索案公安局未起诉检察院,羁押期限满后陈玉煜被带到县公安局审讯室,要求签订息访协议,承诺不再上访,陈玉煜不肯签字,办案人员威胁说:先暂时放你出去,后面还要整你,事后霞浦县公安局为了继续限制人身自由,自主办理了取保候审。

其实,我想解释一下,我去霞浦县帝景酒店给中央扫黑除恶小组反应问题,不是上访,就是为了说明我们家当年遭受的不是一般是普通的杀人事件,而是一起当地黑社会和恶势力预谋的杀人伤人事件。在当前中央扫黑除恶的大势下,我认为给有关部门提供一些线索是我应尽的义务。但不知道为何,总有人明理暗里阻碍我检举黑社会,我也因此遭遇到这么大的阻碍和后续报复,为了恐吓阻碍我检举黑社会,居然说我一个小小的老百姓敲诈勒索公安机关,简直骇人听闻。

尽管我遭遇了如此的不公和屈辱,但是我依然是一腔热血爱国爱党爱家,希望黑恶势力能得到应有的惩罚,我不怕任何的阻碍和报复。就像我前面说的,我陈玉煜个人的利益得失是小,但是国家的法制彰显是大;我们这个小家庭的性命安危是小,但是社会大家庭的安乐稳定是大。 也希望,福建省或霞浦县的领导,能真正的响应中央和国家的号召,做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让社会更安定,百姓更幸福,更有获得感,谢谢你们。

 
推荐给好友:

热点资讯

article hot